澳门巴黎人 > 视频 > 短视频和影视剧的“恩怨”始末

  原标题:短视频和影视剧的“恩怨”始末   文 │薄荷 短视频的风一直吹,人们常常能听到这样的“灵魂诘

  短视频的风一直吹,人们常常能听到这样的“灵魂诘问”:“你的生活是不是被偷走了?”

  似曾相识。当影视剧、综艺、网游、直播……任何一种品类的“时间杀器”大规模收割用户时,大家总是不自觉地开始反思,时间都去哪儿了?

  简单地说,一种新产品“红了”,并且出圈了,成功吸引了观众注意力。只是短视频的“毒”来势汹汹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8月末发布的第42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2018年短视频应用迅速崛起,截至今年6月份,综合各个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.94亿,占整体网民规模的74.1%。

  与短视频崛起相对的,其他互联网应用媒体均在不同程度上遭遇了冲击,包括即时通讯应用。前几日腾讯宣布推出自家第5款短视频APP“有视频”,也像是在继续抗衡头条系应用的作为。

  影视剧从内容、播放机制等方面来看,似乎与这场鏖战并无关联。然而从短视频诞生伊始,就藏着和影视剧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2015年,papi酱凭借“上海话+英语话”、“男性生存法则”等快节奏、强网感的短视频走红网络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短视频网红第一人。而再往前看,是以后期功能为主的APP小影、8秒短视频的开端APP微视,以及全民飙演技的APP小咖秀,这时候还未能聚合出现“短视频”的概念。

  在papi酱走红之前,也有诸如自媒体“一条”和APP秒拍,分别从内容传播和平台角度探索短视频的发展雏形,后者在2014年广为传播的“冰桶挑战”,赋予了短视频一定的社交传播属性。在papi酱以后,人格化IP的风潮吹起,即便各类资讯向、垂直内容向的短视频品牌层出不穷,但是短视频的崛起最终还是走向了UGC崛起的大众层面。

  毫无疑问,短视频的流行是由4G网络的普及和流量成本不断降低作为打底的,这也进一步加速了提升短视频的国民度,不再局限于网生代主力用户,开始网罗“下沉流量”,包括中老龄用户群、“小镇青年”和“家庭主妇”。

  在内容制作上,当初的微电影、5-10分钟综艺影视剧短评、饭制安利向视频等等,有了“时长越来越短,节奏越来越快”的发展趋势。相比于快又爽的视频内容,一些较为传统的内容比如微型人物纪录片,如果没有热点话题作为引爆,实际上仍处于“圈地自萌”的状态。

  这跟价值输出有着重要的关系。影视剧和长视频重叙事,通过长期的策划和制作,为受众呈现出兼具观赏性和思考性的内容,短视频更多地是以“爽”夺人,时下流行什么,就有可能在第一时间以新鲜的视角被制造出来,甚至引领流行。在打破信息获取壁垒的功能上,短视频有着先天优势。

  短视频和影视剧的渊源已久,后者仿佛一个丰富的素材库,给前者源源不断地输送灵感来源。在2015年前后流行一时的小咖秀,还有2014年的英语趣配音,都是以“借壳”影视剧精彩片段的方式吸引用户参与的玩法。

  前者是根据影视剧原音进行配合表演,后者则是根据画面录入语音,两者的核心都在于打破原本的剧情模式进行趣味再创造,或者干脆1:1符合影视剧或者流行视频,实现“神还原”。

  相比更侧重于声音层面的趣配音,表现力丰富的小咖秀甚至让业内人士觉得,因为它,短视频的爆发提前了。

  而早在2010年,“神配音”团队“胥渡吧”就以配音的方式对影视剧进行了趣味再创作,明明是与演员几乎一模一样的声线,讲得却是完全不同的搞笑故事,可以说是开创了搞笑创意配音的风潮。

  在蛰伏了几年后,短视频突然的上升爆发并非偶然。以趣味性和互动性为安身立命根本的短视频,在发展过程中就瞄准了个人的力量,其中绕不开快手APP。哪怕抖音APP不承认自己是“城市版快手”,我们也无法否认,二者在本质上是相同的,即“天生娱乐”,较低的进入门槛催生了众多“平民明星”,他们又为平台源源不断地出产着新鲜的免费内容。

  爆款短视频无一例外能够做到直击用户要点,并且引发共鸣,使得用户自发传播。在有限的时长中做到“重点突出”,如何做到“快、准、有意思”,是短视频有别于长视频的优势所在。

  但显而易见的是,短视频以平台为主,其造星能力和商业潜力,都无法跟影视剧相提并论。即便是在“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机会”的互联网时代,收获几百万粉丝的网红也未必能真正走红,碎片化娱乐时代下的人们既博爱又健忘。

  如果说那时的影视剧坐的是文化娱乐头把交椅,那么现在的影视剧,则开始借用短视频这只臂膀为自己扩大影响力,在短视频平台上投放视频,已经成为宣发活动中的一抹亮色。

  比如《前任攻略3》《一出好戏》《延禧攻略》,虽然有些只是简单剪辑了剧情片段,但是依然收获了不俗的营销效果。

  短视频的崛起,“威胁”到的更多是长视频、音乐、游戏的用户注意力,目前来看对影视剧的影响似乎并不明显,两者更像是在相互借力,如《延禧攻略》就是典型的以剧反哺短视频平台,为其所在的平台账号吸引了数十万粉丝的例子。

  再往里联想,短视频和它背后的互联网生态,也在不断影响着用户的观剧审美和习惯,《延禧攻略》的快节奏强剧情,就十分符合当下的网生内容流行趋势。

  但是短视频乘风而起时,还伴随着众多隐患。前几天,因认为今日头条未经许可擅自以短视频形式传播热剧《延禧攻略》,爱奇艺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“今日头条”运营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,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。

  另外,短视频还面临着政策监管趋严、内容同质化、低俗虚假内容不断、变现模式单一等多个问题。

  短视频的争战不同于成熟化的影视剧,人们在讨论“短视频”时,更多是在讨论它最终会走向何方,毕竟目前行业格局还没有尘埃落定。

  爱奇艺在今夏可谓是志得意满,一部《延禧攻略》成了暑期档唯一出圈的爆款影视剧,更令众人未曾想到的是,在《延禧攻略》收官之后不久,爱奇艺宣布关闭前台播放量的显示,将逐步以综合热度指标代替原有播放量,表示了对长久以来因“唯流量论”引发的刷量行为的不满。

  何为综合热度指标?从声明中看,包括了用户讨论度、互动量、多维度播放量指标。在各大视频网站开启弹幕、社区讨论等多种形式的互动模式时,其目的就涵盖了聚合用户,从而探索更多的商业盈利模式。

  爱奇艺此番以用户为主的新热度体系的建立,无疑体现了它对更多潜在用户、留存现有用户并发挥势能的渴求。而以用户为出发点的热度指标,很难说不会催化爱奇艺,使它成为继微博之后的下一个粉丝经济滋生地。

  短视频虽然没有在明面上威胁到影视剧的用户增收,但是众所周知的是,当下“网台倒置”的局面在不断加剧,视频网站在未来影视剧的发展过程中也会占据更多的主动权。

  除了以内容驱动吸引新会员之外,如何平衡会员收入和广告收入,也是视频平台需要考量的问题。都是“互联网下的蛋”,视频网站必然会重视短视频这块用户爱吃的蛋糕的存在。

  而“头条系”下的短视频APP西瓜视频毫不掩饰它进军影视内容的野心,在今年8月宣布将投入40亿打造网综后,和CCTV7联合打造的纪录片《寻味中国》也已经于近期正式开播。

  “在保证节目电视端的长视频版本之余,专门在西瓜视频打造了更符合网络端收看习惯的精华短视频版节目”,西瓜视频显然打算利用自身的算法优势,实现网台用户之间的导流,进一步收割潜在用户和他们的注意力。只是短视频不再是营销手段的承载方,而是真正成为了组局者。

  当20分钟变为5分钟,再演变为5秒钟,从PC端向移动端迁移的用户群愈加庞大,碎片化的时间越来越多,相应的互联网内容自然应运而生。归根结底,影视剧未来要面对的“对手”不仅仅是短视频,

推荐: 第二季09集:情人节消费省钱 美国真人秀妈妈被控涉嫌强奸未成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原标题:短视频和影视剧的恩怨始末 文│薄荷 短视频的风一直吹,人们常常能听到这样的灵魂诘 短视频的风一直吹,人们常常能听到这样的灵魂诘问:你的生活是不是被偷走了? 似曾相识。当影视剧、综艺、网游、直播任何一种品类的时间杀器大规模收割用户时,大家
标签:视频
来源:未知时间:2018-09-12 22:23作者:admin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